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半壶老酒的博客

半壶老酒煮岁月,一盏清茶开新篇。

 
 
 

日志

 
 

心的灵动  

2017-03-01 21:13:50|  分类: 读书有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这个题目时,我笑了,竟然有灵动一说?不过对比焦虑而忧郁的2016,感觉毕竟脑细胞开始履行其部分职责,心也静下来开始思考。是啊,思考必是静下来方可为之。甚至感觉自己有回归以前状态的趋势。

上班前,我特意买了几盆便宜又好养的花。一是因为心下虽爱花却不会养花,二是总觉得这也是对自己的定位。几头案边摆上,呵呵,大有沐浴焚香的仪式感。之后开始用心读书,是真的用心,而非应付了事敷衍塞责。

这两天读老舍先生的《大悲寺外》,上世纪二十年代的作品,细读起来竟然与现在的情况有些神似。文中描写穿灰布大褂,胖胖的学监黄先生。非常负责,也很有爱心;既讲规矩,也有人情。憨厚而慈爱。然而最后却以悲剧而告终。平素喜欢闹点小脾气,胆小,没有定性,有点像“黛玉”的丁庚突然一下子心血来潮,扔了一块砖头打在黄学监的头上。黄先生三天后因感染去世。他在临死前召集学生们讲话,说:“无论是谁打我来着,我决不,决不计较!”

读完文章我心唏嘘,黄先生应该这样吗?值得吗?黄先生其实有校长在支持,校长对学生训话:有不喜欢这位好学监的,请退学;大家都不喜欢他呢,我与他一同辞职。于是黄学监才得以在“第三天又照常办事了”。被砸破头的晚上他说“死,死在这里;我是学监!我怎能走呢---校长们都没在这里。”第二天校长不管他依不依硬是给送到了医院。临走他还从绷带下设法睁开眼睛在礼堂的门口给学生们说了最后一句话“无论是谁打我来着,我决不,决不计较!”如果早些去医院,大概他的命就保住了吧。我以自己的私心希望这样。

第二个问题“值得吗?”也许黄先生就是为了达到这样的目的?让丁庚觉得:“这句话是种报复,惩罚。它的颜色是红的一条布,象条毒蛇;它确是有颜色的。它使我把生命变成一阵颤抖;志愿,事业,全随颤抖化为——秋风中的落叶。”将一个死魂的宽恕之语化为一个生人挣扎不开的心灵死结。黄学监大概是想感化,却变成了对一个心灵的诅咒。对一个变了形的灵魂,除了这样,老师还有什么好法子来教化!

我忽然不想说什么了,老师的个案,学生的个案,虽远矣,这样的悲剧却那么鲜活,鲜活地象就在昨天发生在我们身边。

 

 

                                      韩凤云

                                  2017年2月28日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